​​(润圣达国际
一站式通关管家服务商)由67味中草药配制成的鸿茅药酒,一方面拿到国家食药监部门批的药品批文,申请到国家中药保护品种;另一方面从明星代言到电视广告植入,不断营造其保健品形象,在药品和保健品市场左右逢源,销量一路高歌猛进。

神药界“四大天王”频遭质疑 释放了什么信号

  原标题:屡犯屡被开绿灯,“神药”连着“神监管”

  原标题:“神药”广告,也该吃“祛毒药”了

  原标题:“神药”鸿茅药酒的前世今生!2006年,其掌门人与同伴只花500多万,就从生物股份手中获得固定资产超4000万的鸿茅药酒控制权

(润圣达国际
一站式通关管家服务商)通过研究近十年的公告文件,不完全统计的结果显示,鸿茅药酒广告曾被江苏、辽宁、山西、湖北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但是,内蒙古食药监管理局作为监管部门和广告批文核准部门,却一路为鸿茅药酒广告“开绿灯”。

陈琼

  近日,莎普爱思滴眼液被指虚假宣传,将广告争议推上了风口浪尖。有媒体调查发现,在食药监总局网站上取得最多药品广告批准文号的并非莎普爱思,而是另一种OTC药——鸿茅药酒。

  一夜之间,名气不小的莎普爱思滴眼液“跌落神坛”,引起国家食药监局的关注,也引发网友对一些知名非处方药的疗效拷问。连日来,又有帖子曝光曹清华胶囊、匹多莫德等药物夸大疗效、虚假宣传。“不看疗效看广告”的药物,被公众调侃为“神药”。近年来,“神药”广告层出不穷,屡禁不止,不少严重误导消费者,如何撕掉这层“牛皮癣”?面对形形色色的药品广告,普通消费者又该如何对待?

  关于鸿茅药酒,大概从50后到00后对它都不陌生,因为这款药酒的广告投放实在太猛了,时常称霸于各个电视台黄金广告时段以及植入到热门电视剧。最近因为一篇文章以及后续的内蒙古便衣警察跨省追捕广州医生的事件,引发了众多议论,更是将鸿茅药酒本身推上了风口浪尖。

2630次广告违法不止,谁是鸿茅药酒的护身符!

莎普爱思、曹清华胶囊、鸿茅药酒、汇仁肾宝,这四种产品因为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被网友称为神药界的“四大天王”,不过随着健康科普的普及和监管的加强,神药界“四大天王”日子都不大好过,频频遭到质疑。

  据食药监总局官网显示,自2011年开始至今,由内蒙古鸿茅药业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鸿茅药酒已于近7年间取得1167个“蒙”字开头的药品广告批准文号,两倍于排名第二的“阿胶”广告数,莎普爱思则是352个。

  “知名”药品被罚多次

图片 1本文图片均来自“e公司官微”微信公众号

图片 2

最近正在陷入巨大的质疑声浪中的是鸿茅药酒。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已组织有关专家,对鸿茅药酒由非处方药转化为处方药进行论证。对于曾经创造过销售奇迹的鸿茅药酒而言前途依然未卜,如果真的变成了处方药,那么消费者必须要拿着医生给的处方才能去药店开药,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电视中铺天盖地的鸿茅药酒广告将彻底消失。

图片 3食药监总局官网“药品广告”类别查询结果名单(部分)。
来源:食药监总局官网

  对莎普爱思滴眼液的“声讨”,最早源于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眼科主任崔红平,多家媒体跟进报道,国家食药监局已责令莎普爱思重新启动临床试验。

  2017年12月19日,广州医生谭秦东发表题为《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注:原帖为“鸿毛药酒”)的帖子,称“鸿毛药酒是毒药”。去年12月22日,内蒙古鸿茅国药有限公司一员工受公司委托报案,该员工称:近期多家公众号对“鸿茅药酒”恶意抹黑,造成公司数百万元的经济损失,并严重损害了公司商业信誉。今年1月10日,谭秦东被内蒙古凉城县的数名便衣警察从广州带走,被凉城县公安局刑事拘留。

鸿茅药酒为一款甲类非处方药品,违法广告背后,真正被忽视的是无数中老年群体的用药安全问题。

之前,莎普爱思遭到了更为猛烈的声讨。去年年底,受国内知名健康科普类自媒体“丁香医生”发文质疑疗效的影响,莎普爱思涉嫌虚假广告事件为人所知,最终莎普爱思被国家食药监总局要求尽快启动临床有效性试验,股票也在经历了暴跌之后停牌。

  药品的广告多并不一定是问题,但有问题的广告多,显然是个需要正视的问题。鸿茅药酒广告的违规纪录,恐怕就难有望其项背者——健康时报曾报道,据近十年来的不完全统计,鸿茅药酒广告曾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

  拷问尚未结束,网友又瞄准了风湿骨病市场的“明星”——曹清华胶囊,洗脑式广告让曹清华胶囊家喻户晓,七天疏通关节,三个月内能让受损骨关节重生,躺在床上的患者能下地行走,拄拐杖的患者能健步如飞。现实中难缠的关节疾病,在曹清华胶囊广告里药到病除。如今,这样的“神药”也“现出原形”了。据了解,曹清华胶囊从推出市场至今,因虚假广告违法受到各地管理部门的通报批评、处罚超过10次。有媒体报道称,这款疗效神奇的胶囊其实只是保健品,曹清华的简历也被指多处造假。现在,曹清华胶囊官网对简历进行了更改,但仍被网友指责“漏洞百出”。

图片 4

阅读提示

猛烈的广告攻势和疗效的夸大是神药们最受诟病的一点。2016年莎普爱思花了2.63亿元广告费,占其当年9.79亿元营收的27%。而这个比重在汇仁肾宝面前仍是小巫。对于摩拳擦掌准备登陆资本市场的汇仁肾宝而言,“感觉身体被掏空,想把肾透支的补起来”、“他好,我也好”的广告语尽管一直来被群嘲,却无碍汇仁药业的一路狂奔。

  违法次数2630次,广告批文却能获得上千个,这堪称一大奇观:一边是广告行为上的“劣迹斑斑”和数不胜数的违法警告,一边却丝毫不影响其获得广告批文的资格,得以继续以“神药”的面目在各平台给民众“洗脑”。

  记者梳理发现,在药品和保健品领域,虚假宣传已成顽疾,一些消费者耳熟能详的产品因广告中存在夸大、误导、隐瞒等问题频频被曝光,有的还屡遭处罚。大名鼎鼎的鸿茅药酒,因使用明星代言违反了《广告法》被上海工商立案,成为新《广告法》实施以来,全国工商部门立案查处的“广告违规第一案”。鸿茅药酒的广告违法次数达2600多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此外,“极草5x”被证实无效;“江中牌儿童健胃消食片”涉嫌虚假宣传被上海市工商部门通报;“舒筋健腰丸”因涉嫌广告违法,被山东省食药监局通报……

  具体来看,警方是以“损害商品声誉罪”为由抓捕谭秦东医生的。根据警方的《起诉意见书》可知,谭秦东去年12月在美篇APP上发布了该文,包括微信群、朋友圈和网站点击等加起来,也不过三四千点击,转发(分享)不过一百多次。但鸿茅药酒声称,受此文影响,有两家医药公司、7名市民要求退货,涉及货款近400万元,造成利润损失约142万元。


鸿茅药酒广告曾被江苏、辽宁、山西、湖北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广告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但是,内蒙古食药监管理局作为监管部门和广告批文核准部门,却一路为鸿茅药酒广告“开绿灯”。

汇仁药业招股书中显示,汇仁药业广告费占营收比重呈逐年上升之势,2016年6月,该公司广告费占营收的比重为43.76%,而2013年这个比重是8.46%。其广告与业务宣传支出在2016年上半年达到3.3亿元,是净利润的4.3倍。

  无论是莎普爱思还是鸿茅药酒,这些靠广告获得大量销量的问题“神药”来说,违规广告与疗效问题,是“神药”的一体两面。而其广告的最大病灶,都体现为夸大疗效,也即“药效不够广告来凑”。

  医药及保健品误导宣传问题突出,老年消费者易“中招”。来自中消协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受理的涉及医药以及医疗用品的投诉共1954件,其中涉及虚假宣传的485件,占25%,高居投诉类别中的榜首。

  鸿茅药酒是何物?


鸿茅药酒不是酒,也非保健品,而是一款批准文号为国药准字Z15020795的药品。“注意事项”明确写着:“有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等慢性病严重者应在医师指导下服用”,“服药7天症状无缓解,应在医院就诊”,“严格按照用法用量服用”。

四大神药中知名度最低的曹清华薏辛除湿止痛胶囊也没能逃过疗效拷问。“风湿、类风湿,快用曹清华”……在广告中疗效神奇的曹清华胶囊实际上是“保健品”升级为中药的药品类产品。该药因多次夸大宣传,被海南省、福建省、黑龙江等省的食药监局通报批评、勒令整改。因为涉嫌虚假宣传,曹清华胶囊已多次被各地相关部门曝光、处罚超过10次。

图片 5

  天下没有万能药

  鸿茅药酒是酒还是药?直到2018年4月13日,大家才知道,鸿茅药酒是药,而且是一种非处方药。


在许多药店显著位置,摆满了鸿茅药酒促销装。3瓶一盒,6瓶一箱,这款“服用7天症状无缓解应就医”的药品如此被打包销售,药店工作人员有时会建议顾客“最好一次买三箱,这样可以喝一年。”

在网上,“神药”从来都是被嘲讽的对象。不过在现实生活中,神药依旧有着巨大市场,依靠轰炸式的广告,神药们都取得了巨大的销售额,尤其是老年人成为主流消费人群,这与老年消费者健康意识提升,对保健品需求越来越大有关。不过在夸大疗效、虚假宣传的神药面前,老年人普遍都缺乏辨别能力。

  广告多,或证明药企注重营销,愿意在推广上砸钱。可药品广告实行严格的准入制度,有着诸多法律规范,并非有钱就可以任性。这些药品“带病广告”能形成洗脑之势,到底是制度规范疲软所致,还是人为“护送”?

  海军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创伤骨科副主任、上海医师志愿者联盟理事长苏佳灿告诉记者,他每次出差到外地,回到宾馆打开电视,总能看到电视台在播各种药品广告,还有些节目打着“养生节目”的幌子,实则推销药品。苏佳灿记得,有一次在外地出差,打开电视看到一个“医生”在介绍药理知识的同时,一个腰痛患者躺在地上疼得打滚,结果膏药一贴,五分钟后,地上的患者麻利地站了起来,台下爆发出一阵掌声和欢呼声。

  鸿茅药酒的身份是非处方药不假,但它的批准文号是“国药准字Z”打头,也就是“中成药”。


关于鸿茅药酒的不良反应一直没有间断过。2015年12月,在北京市延庆县食药监局调解的一起诉讼中,“消费者郭女士投诉,反映其在某药店购买了鸿茅药酒等产品,服用后出现严重的身体不适,经协商,经营者同意退还消费者购买药品的全部费用1627.8元。”

神药界“四大天王”的危机其实是撕开了一个口子,不仅能普及公众的健康知识,还释放出明确的信号,监管部门对“神药”的趋严治理已在路上。

  耐人寻味的是,2015年新《广告法》生效后,明确要求任何人都不得代言药品广告,鸿茅药酒却因仍有明星代言而成为新法实施后工商部门“违法广告第一案”。在“最严广告法”时代,这样的违规广告能获得批文,敢“顶风作案”,背后是有人在开绿灯。

  “我一开始以为是小品,没想到是个营销,”苏佳灿说,“作为临床医生,看到这些广告非常气愤。一些药品看起来效果特别好,但实际作用有限,老百姓没有专业知识,也缺乏鉴别能力,容易被误导,甚至错失最佳治疗时机,这种教训是很惨痛的。”苏佳灿认为,很多药品有一定的疗效,但广告夸大其词,造成对消费者的误导。因此,有错的是药品广告,而不是药物本身。

  而且搜索一下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网站,鸿茅药酒也是存在的。

鸿茅的10年违法之路

  故而,“神药”虚假广告该批,“神一样”的监管也难辞其咎。不同于其他领域的监管,“神药”的“洗脑”广告是以大张旗鼓的方式呈现的,并无多少神秘之处。作为专业监管部门,洞悉其问题所在没那么难。

  新华医院眼科主任医师辜臻晟也谈到,临床上没有万能药,也很少有完全无效的药,“比如一些眼药水,虽然对治疗白内障无用,但能缓解中老年人的眼部不适症状,不能说完全没有效果。”也有医生认为,一些药品上市年代久远,以前传播速度慢,信息不对称,随着医学的进步,这些药品需要重新评估,但药本身不该成为众矢之的,该指责的是夸大、虚假的广告。

图片 6

2008年——

  可从号称能治压根无法治好的白内障的莎普爱思,到只是保健品却宣称能治风湿颈椎等病症的“曹清华(微博)胶囊”,再到分明是内科用药却打出“每天两口,健康长寿”广告的鸿茅药酒,如果说,与高昂利润不匹配的偏低违法成本、偏弱处罚力度为这些“神药”违法广告开了暗门,那容许其屡犯屡过的广告批文,则无异于为违法大开方便之门。

  事实上,近年来,《广告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法律不断修订,夸张、虚假的广告为啥仍屡禁不止?上海交通大学经济法研究所王桦宇博士指出,目前涉及的法律主要有《广告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药品管理法》等,不良厂家和商家故意绕过虚假广告定义,大打“擦边球”。“在我国,处方药不允许做广告,”上海政法学院副教授、上海市法学会生命法研究会秘书长杨彤丹指出,有些“神药”由处方药改为非处方药,实现“华丽转身”,开启“吸金之路”,“2015年修改的《广告法》第4条还特别在‘虚假’的基础上增加了广告不得含有‘引人误解的内容’,然而有些广告还是利用模棱两可的表述误导大众。这是企业逐利本性使然”。

  据鸿茅药酒网站介绍,“鸿茅药酒始创于1739年,由著名民间药王王吉天在内蒙古凉城鸿茅镇创办的‘荣盛坊’根据祖传秘方炮制,成分包括(六十七味):何首乌、地黄、白芷、山药、五倍子、广藿香、人参、桑白皮、海桐皮、甘松、独活、苍术、川芎、菟丝子、茯神、青皮、草果、山茱萸、附子、厚朴、陈皮、五味子、牛膝、枳实、高良姜、山柰、款冬花、小茴香、桔梗、熟地黄、九节菖蒲、白术、槟榔、甘草、当归、秦艽、红花、莪术、莲子、木瓜、麦冬、羌活、香附、肉苁蓉、黄芪、天冬、桃仁、栀子、泽泻、乌药、半夏、天南星、苦杏仁、茯苓、远志、淫羊藿、三棱、茜草、砂仁、肉桂、白豆蔻、红豆蔻、荜茇、沉香、豹骨、麝香、红曲等。主要功效包括:祛风除湿、补气通络、舒筋活血、健脾温肾。适用于以下病症:风寒湿痹、筋骨疼痛、脾胃虚寒、肾亏腰酸及妇女气虚血亏。”

2008年5月到2008年12月,鸿茅药酒广告因“以专家和患者名义为产品做功效宣传”、“发布未经审批的内容”,连续多月被辽宁和江苏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次数超59次。同时,因“涉嫌篡改审批内容”等严重违法行为被暂停在浙江、广西、青海、江西、江苏、宁夏6省区境内销售。

  本质上,管好了广告审批关,就是对药品的质量负责。如今,就莎普爱思的广告争议,国家食药监总局已做出正面回应。但诸如鸿茅药酒、莎普爱思之类的“神药”,也是相关问题的“集大成者”,而非全部。

  “神药”广告怎么治

  鸿茅药酒的广告有多凶猛

2009年——

  对应的纠偏,既得抓好典型案例,更要利用对这些“神药”的处理契机,以点带面,溯至整个药品广告监管制度的升格与革新,加速对接“四个最严”的食药品监管要求,别再让这些“神药”虚假广告在网漏吞舟甚至有意纵容的监管下,继续招摇过市。

  杨彤丹认为,法律对药品广告的监管规定相对明确。如《广告法》规定广告应在发布前由有关部门对广告内容进行审查就属于“事前防范”功能;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对违法广告的查处,或消协的监督等,属于“事后监管”;同时,针对有些行政机构事前审查不到位或事后监管不力的情况,法条也都作出明确规定。“然而有些企业还是企图游走于法律边缘。因此最重要的是让法律的‘爪子’锋利起来,监管不可缺位!”杨教授举例,“有些‘神药’涉嫌虚假宣传已经被惩罚超过十次,针对如此拒不悔改的行为,《广告法》规定对企业处以吊销执照的‘极刑’。”王桦宇同样提到惩戒力度,现行的违法成本还是偏低,才让部分企业无所顾忌。“目前《药品管理法》及相关规定的处理处罚力度有限。比如,有违法所得,也只处以违法所得3倍以下但不超过3万元的罚款。”

  尼尔森网联AIS全媒体广告监测显示,去年1月至11月,内蒙古鸿茅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替代宝洁有限公司位列投放广告企业第一,投放总额同比增长55.9%,宝洁有限公司以同比下降24.2%的成绩位列第二,其老对手联合利华有限公司在传统媒体投放上降幅最大,减少27.4%,排名第十位。

鸿茅药酒违法广告再次被青海、辽宁、四川、湖北、海南、江苏、江西等省食药监部门点名通报,仅江苏省一个省内就发布近百次违法广告,并因违法情况严重在江西、湖北和海南省内被暂停销售。据江西省食药监局官网信息,鸿茅药酒在2009年5月因31次违法广告被暂停销售后,违法行为并未停止,2009年8月又因150次广告违法再次被暂停销售。

  相关新闻

  学者认为,相关法律依然有再完善的空间。“通过互联网、非法小广告等方式发布,发现和取证也比较困难;对于已经制定的法律规则,不良厂商和商家往往会从条文中间找到漏洞。新一轮的立法需要时间,法律法规修订一般滞后于经济社会发展。”王桦宇指出,应完善立法规则(适度增加执法裁量条款)、提高药品生产经营企业门槛并加大日常检查力度,对药品广告发布单位从严审核管理并要求其承担连带责任等。

图片 7

奇怪的是,监管部门的不断查处似乎对这家内蒙古的企业影响很小,同年4月,鸿茅药酒所谓“古法酿造工艺”入选内蒙古非物质文化遗产。

  起底莎普爱思:一年狂销7.5亿
一瓶成本仅1.4元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网站定期公布虚假广告通告,仅2017年就公布了28起虚假广告的通告,并附发布虚假广告的企业名单。但相比在黄金时间、黄金版面投放的虚假广告,这类信息的公众知晓率低了很多。对此,杨彤丹建议,对这类经常上黑名单的产品,有关部门应增加曝光力度,媒体等可增设公益频道对违法产品进行警示,同时鼓励民众创新开发违规信息一键查询APP等。

  而根据央视市场研究媒介智讯(CTR MI)的数据,2016
年,鸿茅品牌(包括酒精饮品、活动、商业及服务性行业等)在电视广告中的投放额为150
亿元。

2010年——

  新华社:莎普爱思争议敲警钟
治“神药”只争朝夕

  

图片 8

2月,国家工商总局、原卫生部、原国家广电总局、原国家食药监局等12部委联合发文整治虚假违法广告,把医疗、药品、保健食品广告确定为整治重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