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段希声

图片 1

老人今年80几岁了吧,牙齿几乎已经全部掉光,只剩下一颗孤零零地挂在牙床上。老人身体看似很硬朗,每逢集市都要走着去镇上赶集,却在某天查出患了癌症,有时疼的吃不下饭。

图片 2

  原标题:探访湖南被关猪圈老人:事发时小儿子在外打工,警方控制儿媳

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这几天,在我们当地,一个视频刷屏了。大冬天的,在一间由猪圈改成的杂屋里,一位老人半躺在地上,旁边横着一根拐杖,在她的身后,有一张简陋的床,堆着破旧的被子。

老人有三个儿女,一个女儿,两个儿子。大儿子在外地打工,大儿媳跟老人关系不好,二儿子夫妻在市里开计程车,平时也很忙,女儿早已嫁在别村。妻子死在前几年一个特别冷的冬天,老人不愿住到女儿家里去,大概人老了,就不愿离开故土了,所以现在只有老人自己一个人住在村里。老人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每天吃饭大概也都是敷衍了事。老人点上以前用的小火炉,上面放一个沾满黑乎乎的锅底灰的高压锅煮饭,可能是因为烧柴火无法调节火力大小的原因,老人每次煮出来的饭要么是焦的,要么是粥一样的一锅。有时候煮好一锅,老人接下来几天就吃剩下的冷饭冷粥。

8旬老人被儿用铁链栓在树下

  在湖南娄底双峰县沙塘乡民实村,乡村马路旁有一排排民居,其中三栋房靠近山边。后面两栋是看起来很新的楼房,前面则是一栋老旧的红砖房,里面有鸡舍、猪圈。在猪圈改成的杂物间里,住着一个93岁的老人,她的儿子儿媳,就住在后面的楼房中。

杂物的门洞空荡荡的,没有装门,窗户也是空荡荡的,没有玻璃,冷风嗖嗖直往屋里钻。门口有个开了一个方洞的铁栅栏,饭菜就是通过这个洞口放进去,直接搁在地上。

有一天老人受癌症折磨,住进了医院。在病床前照顾的是嫁出去的女儿,二儿子跟儿媳偶尔会来。而大儿子因为在外省赶回来不方便,只去了一次,留下几千块钱给女儿声称是替他照顾父亲的辛苦钱,女儿呢,把钱交到了医药费里。大儿媳去了医院也只站在病房门口,病床前都不靠近一步。老人在医院住了半个月想回家,自己从医院溜出来,却在医院门口摔倒,跌断了腿,老人的痛苦又增加了一层。

老人坐在屋外的树下,一条铁链将她的右手和树拴在一起

  “93岁老母住猪圈”的消息曝光后,当地相关部门将老人接了出来,送进了医院。

写在前面

这位老人已经九十三岁,耳背,腿脚不便,有些老年痴呆。她一共育有三子一女,原由三个儿子按月轮流赡养,近期轮到小儿子照顾,儿媳将其单独安置在这间杂屋内,状如弃狗。

直到今天,老人还没出院。

家人:老人头脑不清醒,不拴会走失

  “蓼蓼者莪,匪莪伊蒿;哀哀父母,生我劬劳。”父母养育子女受尽辛劳,当他们老了,绝不应该遭受如此对待。

今天,希声君看到一条新闻时,还没细看就已经出离了愤怒:

而小儿子一家人,就住在杂屋后的一栋楼房里。

虽然现在的经济条件好了不少,却还总是能在新闻中看到老人无人赡养。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是孟子对美好社会的向往,也是我们的向往。

律师:不妥,情节严重将构成虐待罪

  12月6日,有网友爆料称,在娄底双峰县沙塘乡民实村,一名93岁的老人被关在猪圈内,屋外还设有铁栏栅。当地居民将此事告知村支书肖望春,随后,老人被接了出来。

湖南九旬老太被儿子关猪圈 饭菜从铁栏口送入。

此视频一出,群情激愤,政府也出面干预。如今老人已被送往医院,估计后续情况会有好转。

警方:核实此事,如属实将依法处理

  7日,潇湘晨报记者来到这名老人居住的地方,了解到她已被送往双峰县人民医院检查治疗。老人名叫龚金秀,有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事发时,她正住在小儿子家,由小儿媳王彩虹照顾。目前,警方已对老人的儿女进行了教育训诫,对王彩虹进行了控制。

图片 3

父母老无所养的情况其实很多,在农村,近80%的老人没有养老金,有三成的老人生活需要照料,农村贫困人口达860万。

2月3日,内江市威远县新场镇上游村有村民反映,当地一名80多岁的老太婆春节期间被家人用铁链拴在屋外的树下,十分可怜。昨日,记者实地采访证实,最近几个月的白天,老人确实被拴在树下。其儿子和儿媳称,老人疑患老年痴呆症,此前未拴时,经常跑出去后走失。

  现场

具体的内容更是让人不忍心看。

我们看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但是像这般恶劣的确实不多见。

回乡村民:

  猪圈改成了老人的卧室

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太瘫坐在猪圈冰凉的水泥地上。

这些老人,一辈子都生活在困窘中。他们把孩子养大已经拼尽全力,再无余力为自己养老,只能被动地依靠儿女赡养。

老人被家人铁链拴树下数月

  从网友提供的视频,记者看到,龚金秀头戴毛线帽,穿着厚厚的棉衣,瘫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附近有一张木板凳,靠里面的墙有一个简易的木板床,木板床上摆着垫被和棉被。铁栏栅门下有一个正方形的口子,通过这里投递食物。

老太名叫龚金秀,沙塘乡人,今年93岁,

中国是个崇尚孝道的国家,古人一边倡导“养儿防老”“多子多福”,一边又感叹“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上游村的村民郑斌(化名)平时在外地工作,今年春节回家后,从朋友处得知,同村有一位80多岁的老太婆被家人用铁链拴在屋外的树下。

  7日上午10时许,沙塘乡乡长朱金玲说,“12月6日才接到居民的反映,只是一个杂屋,我们采取了相关行动。这是家庭内部的问题,要派出所调查取证处理。”

耳背且腿脚很不方便,神智不太清醒。

在许多家庭里,年老体衰的父母成了儿女们都想推卸的包袱。尤其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的父母,更是久病床前无孝子。

2月3日下午,郑斌和朋友们一道前往位于新场镇卫生院附近的老太婆家发现,老人坐在屋外的树下,一条铁链将老人的右手和树拴在一起。“当时看到就很可怜,80多岁的老人被家人像狗一样拴在树下”。

  在当地居民指引下,记者找到了龚金秀居住的“杂屋”,这个老旧的“杂屋”有两层,旁边还有两栋看上去很新的楼房。“左侧是大儿子的房子,右侧是小儿子的房子。”双峰县沙塘乡民实村村支部书记肖望春说,龚金秀有3个儿子,分别是肖河湘、肖河春、肖河田,其中大儿子家和三儿子家紧挨在一起,二儿子家相距他们200多米。

老太有三儿一女,

儿女之间因为不愿奉养父母,或者因为奉养不均反目成仇、导致父母被抛弃的新闻屡见不鲜。

当时老人家中并没有其他人,郑斌买了一些蛋糕和香蕉给老人送去。“拿给她的时候,她使劲吃。”郑斌说,他从周围邻居处得知,最近几个月包括春节期间,老人白天都被家人用铁链拴在树下。

  记者看到,“杂屋”所在的一楼有鸡舍、猪圈等,龚金秀就住在从左向右数的第三间,这间房前面的铁栏栅门已被取走,里面除了一个长方形的猪槽,已经空无一物。外面墙上有一个半月形的喂食槽,食物通过墙壁凿穿的小孔可以直通里面的猪槽。

由三个儿子按月轮流赡养,

许多父母只能轮着在儿女家居住,由儿女轮流照顾。

老人家人:

  肖望春说,这间房原本是用来养猪的,龚金秀住进去的时候,打扫干净后变成了一间“杂屋”。“当时我看到的时候,差点哭出来。”肖望春说,12月6日中午,突然有村民告诉他,说旁边一名93岁的老人被家人关在猪圈。肖望春赶过去证实此事后,通知了派出所、乡政府。

这段时间轮到小儿子,

当父母收拾包袱,从一个儿女家转住到另一个儿女家时,该是一种怎样的心情?仰人鼻息的晚年生活,实在透着太多凄凉。

疑患老年痴呆症不拴易走失

  调查三个儿子按月轮流赡养

其小儿子将其关在一间条件极差的屋子内。

再深再浓的感情,也经不起现实的无情碾压。自私自利的人性,会让人类为了保全自己作出趋利避害的选择。

昨日,记者前往新场镇探访,在老人租住的房屋处见到了老人及其儿子、儿媳等。此时,家人已将老人手上的铁链解开,陪着老人坐在院坝里。“刚给她洗了澡,还没收拾完。”老人的儿子汪永贵说,上午11时许,他们便将老人的铁链解开了,给老人洗了澡。

  记者了解到,龚金秀由三个儿子按月轮流赡养,近期轮到小儿子照顾,而小儿子的媳妇却将老人单独安置在自家杂屋内。

这间屋子本是个猪圈,条件特别差,

养儿防老从古至今都是一个伪命题,戳心的现实告诉我们,养老不能靠儿女。

据了解,老人名叫徐春蓉(音),目前还有3个女儿和2个儿子。有个女儿和小儿子在外地,两个女儿嫁至威远其他乡镇。汪永贵说,他们一家本是新场镇民胜村人,3年前因为小孩读书才租住于此。此前,他曾和姐姐及弟弟们商量,每家人轮流照顾母亲。但在去年,他将母亲接回后,只将母亲送到一个姐姐处生活了两个月,“其他(姐弟)没照顾的,就给钱,但有的说了给还没给”。

  事发时,龚金秀的大儿子、小儿子均不在家,记者找到了二儿子肖河春。他介绍,父亲56岁时就去世了,是母亲龚金秀将他们拉扯大的,老三在长沙,住在厂里宿舍,平时很少回家,基本都是弟媳王彩虹在家里。

铁栏门和纸窗户根本不足以抵御严寒,

中国的很多父母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爱孩子的父母,可是他们在孩子心目中的地位并不高。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关系,更是说不清理还乱。

汪永贵夫妇俩承认,从去年10月或11月起,母亲便被铁链拴在树下。“我一个人在外面打工,养活一家5口人。”汪永贵说,平时都是妻子在家照顾母亲和孩子。但最近几年,母亲头脑不清醒,医生说可能患有老年痴呆症。此前未拴住时,母亲经常独自一人跑出去走失,被其他村民或派出所看到后送回。母亲还经常在垃圾堆里捡一些死鸡、死鸭等回家放在冰箱内,或丢在其他村民家门口。此外,母亲还在家随意大小便,也经常尿湿裤子。汪永贵的妻子唐某称,家里难免有些家务要做,也偶尔要外出买菜等。“没拴住的时候,稍微不留神,转个身,她就跑出去了。”最近几个月,她都是早上将老人拴在树下,晚饭后将老人关在房间内睡觉。“并不是我们不管,我们也没饿到她”。

  据了解,三兄弟平时不大来往,王彩虹将母亲安置在“猪圈”,肖河春夫妇并不知道。“关在猪圈,当然不好,每个人都要老的。”肖河春说。

老人每天的饭菜也就是从铁栏的缝隙中递进去。

无止境的付出,不恰当的教育,换来的是自私冷漠的下一代。在不少家庭,两代之间的关系并不融洽。随着父母的老去,孩子的成人,父母和儿女之间的代沟越来越深。

当地警方:

  肖河春的妻子彭枚兰左腿有点残疾,她带记者来到龚金秀之前住的房子,布置得还不错。彭枚兰说,她家照顾龚金秀是阴历9月初二到阴历10月初二(11月19日),随后便移交给了三弟媳。

01愤怒

儿女得不到父母的理解,父母也得不到儿女的尊重。两代人互相指责,彼此抱怨,不少父母儿女之间的关系势同水火、形同路人。

尽快核实如属实将依法处理

  没有人知道,龚金秀在“猪圈”待了多久。12月6日晚,龚金秀被沙塘乡相关负责人接出,送往双峰县人民医院住院检查。

看完具体的新闻,我是真觉得心里像是有团火在烧。

随着父母的老去,儿女的话语权越来越大,而父母,几乎已经失去了话语权。一旦父母需要赡养照顾,这些多年积累的矛盾隔阂就会逐渐浮出水面,被一些小事瞬间引爆。

附近的村民们也证实,最近几个月,老人都被铁链拴在树下。不少村民表示,他们对此难以理解,“老人患了老年痴呆,家人再怎么困难,也应该善待老人”。

  医院目前住在重症病房

要知道这会已经是冬天了,

所谓的父慈子孝就像墙上的婚纱照,不过是欺人的谎言。太多不得已,太多真相被掩盖。

上游村村主任就住在汪永贵租住房屋几百米外,他告诉记者,老人被铁链拴住后,他也曾劝说其家人善待老人,希望老人的子女们都能好好赡养老人,轮流照顾老人,不让老人被铁链拴住。昨日17时30分许,新场派出所也表示,将尽快核实此事,如核实属实,将依法予以处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