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恶行 医生有自保与惩恶的权利

文/闫肖锋

9月22日晚,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发生一起患者及其家属打伤医生事件。随后,该事件相关视频在网上被大量转发。10月12日晚,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发布一则关于医院赫英东等三位医生受伤害事件的声明,对肇事者强烈谴责。“有知情人士透露,当天其中一名患者家属喝了酒。”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健康界采访时提到,殴打事件起因很简单,就是“产妇想剖腹产医生坚持不剖。”该负责人告诉健康界,该名患者是一位40多岁高龄的二胎产妇,“经过科主任查房,当时产妇没有剖宫产指征,可以顺产,但产妇及其家属坚持想剖。”本着为患者负责的态度,查房医生选择与患者及其家属沟通,争取让产妇顺产。第一轮冲突,就发生在此次“沟通”中。“与对方沟通时,对方就来揪扯医生。”面对患者及其家属的纠缠,值班医生选择了转身离开。当晚21点多,刚刚成功抢救一名危重孕产妇的妇产科医生赫英东则撞上了第二轮冲突。据该负责人透露,赫英东是当天的二线值班医生,刚下手术台就受到了患者及其家属的殴打。见到赫英东被打,另一名医生冲上前抱住赫英东,用身体阻挡患者及其家属的殴打。其中,赫英东受伤较重,面部下颌骨、眼眶均有骨折和骨裂,目前正在该院神经外科接受住院治疗。其他两位医生已经回到正常临床工作中。

内地再传出病人家属殴打医生事件。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科医生赫英东,早前疑因指一名产妇毋须剖腹生产,产妇家属闻言竟殴打他与另外两个医生,更有医生倒地后仍遭脚踢。其中赫被打至眼眶等多处骨折,颈髓可能损伤等,留医3星期仍未能出院。医院在事发20天后才发表声明,称「高度重视」事件及「强烈谴责」肇事者,被网民炮轰是试图掩饰事件。

“北大医院伤医事件”仍有疑问待解 谁来决定怎样分娩?

还击既是对个人权益的维护,也是对医院秩序的维护,如果这样的行为也能被解读为互殴,那是把医院的秩序放在了何处?

近年来,暴力杀医、伤医以及在医疗机构聚众滋事扰序等事件频频发生,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惩治伤医闹医,关键还在于法治。假如大家都不相信法律,就只有比谁的嗓门大、谁的拳头硬、谁的关系广了。

其他报道:湖南汉自演车祸诈死图骗百万保险
不知情妻闻「死讯」携子女自杀亡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近日,一段“北大医院妇产科医生被患者家属殴打”的视频引发关注。10月13号晚,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发布通报称,9月22号晚,产妇孙某丈夫郑某宇就能否剖腹产问题,挥拳击打赫医生,随后,郑某宇和女儿郑某蕊再次对赫医生进行殴打。北京市西城公安分局对郑某宇依法刑事拘留,考虑到郑某蕊系在校大学生,得到了赫医生的谅解,对其采取取保候审。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近日发生在北大第一医院的暴力伤医案件,引起包括公安部、中国医师协会、北大医院等单位的公开谴责,也引起公众的普遍愤怒与谴责。

事发9月22日,北大医院妇产科另一医生詹瑞玺,周五在已获认证身分的微博帐户发文,指涉事产妇「毫无剖宫产指徵却硬要剖而被拒绝」,其家属因而围殴赫英东等。赫经治理后情况稳定,惟仍有头晕、耳鸣、恶心、呕吐、视物不清、眼球转动受限、眼眶及下颌骨骨折、颈髓损伤可能及创伤后情感障碍等情况,但他病假期间仍有联络同事,跟进之前负责病人的情况。

这是一起由是否剖腹产引发的医患纠纷,事件仍有疑问待解。有网友指出,医院为什么没有同意对产妇进行剖腹产的要求?剖腹产是产妇想剖就能剖吗?医疗科学与患者情感之间如何平衡?中国之声采访权威临床妇产科专家,对这些质疑进行了解答。

近日,北京大学第一医院3名医生遭患者家属殴打一事,在各家媒体引发广泛热议。10月12日,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发布通报称,对伤医事件“零容忍”。13日,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通报称,殴打大夫的郑某宇已被刑拘,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此外,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公安机关将始终保持对涉医违法犯罪的严打高压态势,对伤医、闹医、辱医行为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严格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予以处罚;构成犯罪的,坚决依法追究刑责。

据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通报:2018年9月22日21时50分许,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发生一起妇产科医生被患者家属殴打案件。产妇孙某因已超预产期,就能否剖腹产问题,产妇丈夫郑某与值班医生发生争执,郑某情绪激动,突然挥拳击打该医生,医生被迫还击,被现场其他人员劝开。随后,孙某和女儿郑某蕊闻讯赶来,再次对该医生进行殴打,后被现场医务人员及其他患者家属拉开。10月13日,西城公安分局对郑某依法刑事拘留,考虑到郑某蕊系在校大学生,且对自身行为真诚悔过,并得到了被打医生的谅解,对其采取取保候审。

詹的帖文之后一度消失,他周六晚上再发帖,表示是新浪微博将之前的帖文改成「仅自己可见」,他与新浪沟通后,帖文才重新获公开,但「只能评论不能转发」。

因是否剖腹产引发医患纠纷 北大医院知情人士:不能上来说剖就剖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真相即将大白,是非也基本明晰——患者方面无理取闹,医生方面无辜受累。剩下的问题应该就是让打人者受到应有的惩罚,还被打医生基本的公正。

http://www.hongdabj.com ,就像历次公共事件一样,民众首先是站在道德至高点上来一通口诛笔伐。尤其是此次伤医事件打人者之一是首都师范大学的学生。有网民认为作为首都师范大学新生,素质竟如此低下,还动手打医生,以后如何为人师表!甚至有网民建议首都师范大学开除该生。也有人建议将这家人拉入医疗黑名单,各个医院备案。

在詹瑞玺及《新京报》等有报道事件的传媒微博帖文下,都有大批网民留言,批评打人者蛮不讲理、「丧心病狂」,更有不少人指应该将涉事产妇一定「列入黑名单」,让他们「不相信大夫就在家自己看」。多个留言网民自称曾获赫英东诊治,形容他「人超级好」,且会向病人详细解释医疗方案。

http://www.aimaoku.com ,10月13日,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发布了关于“北大医院医生被打”事件的通报,通报显示患者家属就产妇是否剖腹产的问题与妇产科医生沟通,随后对医生进行殴打。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公安部表态,将始终保持对涉医违法犯罪的严打高压态势。暴力伤医,零容忍!中国医师协会发表声明称,强烈谴责一切暴力伤医行为,医生的执业安全和人身安全应该得到保障。今年10月1号,国务院颁布的《医疗纠纷预防和处理条例》正式施行,坚持对涉医违法犯罪“零容忍”。

但也出现了不同的声音,从公开的视频中,被打伤的赫医生在遭受患者家属的动粗后,一度奋力还击,还曾占据过上风,将打人者推翻在地,因此有人认为赫医生已经超越了正当防卫的尺度,与打人者形成了“互殴”。

http://www.fzccjy.com ,可大家意气之外必须思考的是,为什么医院这个公共服务领域屡发打人事件?还是因为扭曲的医患关系。这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我们不能不看到,由于医患不平等的权力关系,医院处于强势地位,通常患者一方对医生诊疗方案没有发言权。比如在此案件中,高龄二胎孕妇如果没有必须剖宫产的指征,是否可以根据本人意愿进行剖宫产?在超过预产期的情形下,医院如何沟通及安抚孕妇及其家属的情绪?一旦发生意见不和,如何及时调解?一旦发生医疗事故,患者或其家属如何索赔?这些都需要法律给个说法,摆正各方的责权利关系。

北大医院在事发后20天,即周五才发表声明,指赫英东等3名医生值班期间,被孙姓患者与其郑姓家属等3人无端殴打,警方正调查事件,「事件引起公众关注,我院高度重视」。医院并强烈谴责肇事者,「坚定不移地捍卫医护人员的尊严」。

新京报发布的一段视频显示,北大医院知情人士称,产妇系高龄二胎生产,约44岁,但对于剖宫产,在医学上,法律上都有严格指征的,如果头胎是44岁,叫做高龄初产,是具备剖宫产的指征的,但该孕妇是二胎,所以这种情况下不具备剖宫产的指征,不能上来说剖就剖。知情人士表示:“那天晚上如果过去了,她依然没有动静,那么第二天就该剖了,如果三天引不下来,我们叫做引产失败。那天我记得就是第三天了,毕竟年龄偏大一些,她在生的过程中如果有什么问题,必要的情况下我们可以放宽指征,但不能上来说剖就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