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东兴讯
5月28日,东兴市法院发出了2018年以来该院的首份人身保护令,切实保护了妇女的合法权益。

防城港市新闻网讯东兴一女子陈某遭丈夫黄某家暴,在申请法院发出人身保护令后,其丈夫黄某仍有家暴行为。7月17日,东兴市人民法院依法对黄某作出司法拘留5天的决定。

本报东兴讯
7月17日正是周末,东兴市法院家事法庭法官接到了当事人陈某某的求助电话:在法院向其丈夫黄某发出人身保护令后,其丈夫对其仍有家暴现象,于是东兴法院家事法官迅速联系警方。当天,陈某某丈夫黄某因涉嫌家暴,法院依法对其作出拘留5天的决定。这是东兴市首个违反人身保护令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案例。

11月25日是“国际反家庭暴力日”,去年3月施行的《反家庭暴力法》推出人身安全保护令制度,保护家暴受害者。今年以来,天河法院共计发出人身保护令5份,驳回人身安全保护令申请2份。

申请人黄某与丈夫施某今年已69岁,两人结婚几十年,并育有子女,但因两人感情不和,现已分开居住。5月25日上午,黄某来到东兴市法院,想要起诉与其丈夫施某离婚,黄某称施某多次对其进行谩骂、拘禁,并威胁、恐吓黄某及其子女。东兴市法院经审查认为,施某的行为已对黄某构成了现实的人身安全威胁,符合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条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二十六条至三十一条规定,裁定禁止施某威胁、骚扰、殴打、跟踪黄某及其近亲属。

当天,该院家事法庭法官接到了当事人陈某的求助电话。据陈某反映,在法院向其丈夫发出人身保护令后,其丈夫依旧对其仍有家暴行为,于是该院家事法官迅速联系警方。并且,法院依法对黄某作出拘留5天的决定,这是东兴市首个违反人身保护令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案例。

黄某与陈某某自由恋爱后,于2014年在港口区民政局登记结婚。婚后,两人经常因琐事发生争吵,黄某多次对陈某某实施家庭暴力。2016年3月22日晚,黄某再次对陈某某进行殴打,造成她腰3右侧横突骨折。当晚,陈某某拨打了110报警。黄某的家暴行为对陈某某的身体和精神造成极大创伤,故请求东兴法院禁止黄某对陈某某实施家庭暴力,禁止黄某骚扰、跟踪、接触、威胁陈某某及其近亲属。东兴法院家事法官经调查取证确认属实,于5月19日发出东兴法院第一个人身保护令,确认陈某某请求,并明确告知如黄某违反上述禁令,东兴法院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第三十四条之规定,视情节轻重,处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在陈某某反映黄某不思悔改、仍有家暴行为时,主办法官迅速作出反应,联系警方执行人身保护令,保护了当事人人身权益,也维护了法律的尊严。

妻子频遭家暴 法院禁止丈夫进入其单位

天河区法院少年家事庭庭长梁夏生表示,我国《反家庭暴力法》所界定的家庭暴力,是指家庭成员之间以殴打、捆绑、残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经常性谩骂、恐吓等方式实施的身体、精神等侵害行为,即家庭暴力不仅存在于夫妻之间,也存在于其他家庭成员之间。即使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并非夫妻关系,家暴受害者也可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目前,天河法院对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案件不收任何诉讼费用。

主办法官在向施某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的同时,也耐心对其做了思想工作,严正告知其如果违反法院的人身保护令,将视情节轻重,对其进行罚款、拘留、直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法律后果。同时也劝导其应当珍惜多年的夫妻感情,安享晚年,莫因冲动误入歧途。当天,主办法官还向黄某住所的村委会、派出所等进行了送达。

黄某与陈某于2014年登记结婚。婚后,两人经常因琐事发生争吵,黄某多次对陈某实施家庭暴力。今年3月22日晚,黄某再次对陈某进行了殴打,造成陈某腰右侧横突骨折。当晚,陈某拨打了报警电话。黄某的家暴行为对陈某的身体和精神造成极大创伤,陈某故请求东兴市人民法院禁止黄某对其实施家庭暴力,禁止黄某骚扰、跟踪、接触、威胁陈某及其近亲属。

来源:日照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6-06-29 10:00:21 

3月1日,我国第一部《反家庭暴力法》正式施行,并首次建立了人身安全保护令制度,即当事人可以单独提出人身安全保护申请,该申请不再依附于离婚等诉讼程序。

昨日,记者从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获悉,《反家庭暴力法》实施后,3月14日,该院发出了东莞市的首份人身安全保护令。如今,该部法律已施行近4个月,东莞第一法院共发出2道人身保护令,申请人均为女性。

案例一

妻子遭殴打被骚扰

法院禁止丈夫进入妻子单位

3月10日,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立案受理了首份单独提出的人身安全保护令申请,并适用特别程序审查后,于3月14日裁定准予。这是《反家庭暴力法》实施后东莞市发出的首份人身安全保护令。

小彤长达十余年的婚姻生活中,经常受到小江的殴打、辱骂、限制人身自由等暴力对待。小彤曾去派出所报警和向妇联组织寻求帮助,其间小江虽然写了多份保证书、检讨书,却一直都没有悔改,于2016年初又殴打辱骂小彤。忍无可忍之下,小彤提出离婚的要求,但小江不同意,且经常到小彤的单位宿舍骚扰和威胁。

为了不再受小江的干扰,小彤向法院提出人身安全保护令申请。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经审查后认为小彤的申请符合《反家庭暴力法》关于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条件,裁定禁止小江对小彤实施家庭暴力,禁止小江跟踪、骚扰、威胁小彤及其家属,禁止小江进入小彤工作单位。

小江收到人身安全保护裁定后,向法院提出复议,经听证,法院依法驳回了小江的异议。

案例二

妻子申请保护令

法院当日出裁定

小嘉也遭遇了和小彤一样的事,她与丈夫小林于2007年登记结婚。婚后,小林一直没有固定收入和工作,心情稍有不顺就对小嘉拳脚相加,2016年6月,小嘉受到小林的严重殴打,经医院诊断为左身部、颈部、双侧上臂皮肤软组织挫伤。

因遭受家庭暴力,并且担心向法院诉讼离婚期间再次受到更严重的家庭暴力行为,危及人身健康安全,于是,小嘉向法院提出人身保护令申请,以期保护其人身安全。

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受理此案后,经审理认为小嘉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的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条件,因考虑到对受害人人身保护的紧迫性,法院通过依法审查相关证据,简化审理流程,严格把握审理时限,在听证会当日出具了人身保护令裁定,裁定禁止小林对小嘉实施家庭暴力,禁止小林骚扰、跟踪、威胁小嘉及其家属。

裁定作出后法院工作人员上门送达,并及时将裁定送达给当事人居住地的派出所和社区居委会,共同监督小林不再实施家暴行为。

法官:面临家庭暴力的现实危险即可申请

东莞第一法院法官表示,人身安全保护令制度是《反家庭暴力法》中一项重要制度,将反家暴工作从事后惩治转变为事前预防,改变了家庭暴力中法律执行力不强的现状,对于系统地干预和解决家庭暴力具有重大意义。

法官提醒,家庭成员如遭受家庭暴力或者面临家庭暴力的现实危险,均可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若本人因法定原因无法亲自申请保护令,其近亲属、公安机关、妇联、居委会等机构也可代为申请,且保护范围不限于本人,还包括相关近亲属。如果被申请人违反人身安全保护令,视情节轻重,将会被处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还将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梁夏生表示,当事人要想成功获得一份合法有效的人身安全保护令必须要有证据意识。他建议,在遭受家暴后,要及时固定证据、收集证据,证据类型具体包括:报警记录、医疗记录、验伤鉴定、实施家暴威胁的录音资料以及街道庇护中心的材料等。在法庭上,申请人必须拿出可以证明遭受过家庭暴力或者将面临遭受家庭暴力的现实危险的有力证据。唯有如此,法官才能依法为申请者裁定出一份有法律效力的人身安全保护令。

法官提示:人身安全保护令制度是《反家庭暴力法》中遭受家庭暴力的受害者的“保护伞”,受害者在遭受家暴时一定要懂得说“不”,学会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面对家暴行为,要做到“零容忍”,不姑息。

该院家事法官经调查取证确认黄某家暴行为属实。5月19日,该院发出第一个人身保护令,确认陈某请求,并明确告知黄某如违反上述禁令,该院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第三十四条规定,视情节轻重,处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这份保护令可以禁止施暴者继续施暴,可以禁止施暴者骚扰、跟踪、接触申请人和申请人的家人,可以责令施暴者搬出申请者的家,也可以实施保护申请人人身安全的其他措施。

该院首个人身保护令发出后,立即与公安、妇联、社区等多个单位部门进行了联系沟通。同时,主办法官对当事人保持关注,经常与陈某进行电话沟通、上门走访,了解近况。

案例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