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日本防卫省称,由8架中国军机组成的空中编队9日首次穿过对马海峡,飞越日本海,其中包括6架轰-6轰炸机。日本自卫队近30架飞机紧急升空应对。  大公网1月11日讯(记者葛冲)日本防卫省称,由8架中国军机组成的空中编队9日首次穿过对马海峡,飞越日本海,其中包括6架轰-6轰炸机。日本自卫队近30架飞机紧急升空应对。对此,中国海军10日回应称,海军航空兵9日在日本海与航经这一海域执行任务的海军舰艇编队进行了舰机协同训练,这是年度训练计划内的例行性安排,符合相关国际法和国际实践,今后还将继续开展。专家指出,中国军队穿越“第一岛链”已成常态化,相关国家对此不必大惊小怪。  日本防卫省消息称,9日,由中国海军6架轰-6轰炸机、1架运-8预警机与1架运-9电战机组成的飞行编队,飞过对马海峡中线进入日本海。日本《产经新闻》指,8架军机在日本海的公海上空盘旋数小时后折返,往东海方向离开,并未侵犯日本领空。环球网报道指,日方公布的轰-6并非最先进的轰-6K,而是较新的海军型轰-6,未携带弹药。  专家:穿“第一岛链”常态化  着名军事专家李杰大校向大公报指出,穿越“第一岛链”对中国军队而言已成为家常便饭,中国军队走的是国际公共海峡,到有关海空区域去亦是正常活动,相关国家对此不必大惊小怪,相信中国军队未来还会经常穿越。  李杰介绍,对马海峡及日本海亦与中国利益关系较为紧密,此前中国曾在相关海域进行过联合演习。此外,朝鲜的导弹试射、韩国的核潜艇研制试验,以及日俄间的海上纠纷均在这一地区,而中国实际上在日本海亦有出海口,相关区域的安全稳定亦与中国利益攸关。  大编队远程训练能力提升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军机飞行路径相当接近日本九州岛,而此处部署着对美日而言至关重要的佐世保基地,这也许是日方极度敏感的原因之一。  日本媒体及网站上的消息称,当天日本有大量军机自那霸、滨松、小松、筑城、新原、百里基地升空,有网民称“亲眼目睹飞机升空景象,场面壮观”。9日晚,日本防卫省幕僚监部证实,此次空自大规模行动是因中国军机飞过对马海峡上空。  有军事专家对《环球时报》表示,6架轰-6这么大规模的战役编队具有相当强大战斗力,这说明中国海军或者空军航空兵的大编队远程、远海训练的水平有大幅提升,具备在陌生海域进行大编队飞行的能力。同时,对马海峡非常狭窄,很多区域距离日本的领海非常近,想要穿越而不进入他国领空,需要具备很强的机载卫星定位能力,还需要高超的飞行技巧和领航技巧。  海空“出远门”直击日软肋  9日,中国军机飞越对马海峡,日军新田园基地紧急起飞战机。网络图片  据侠客岛微信公众号报道:近年来,中国海空力量“出远门”已是常事。2016年,中国空军编队多次经宫古水道或巴士海峡突破岛链,但编队从对马海峡进入日本海则有着更深层的战略意义。  我们常说日本“国土狭小”、“缺乏纵深”,但这只是就面积而言。实际上,由于中日地理位置特点,南北跨度近3千公里的日本恰恰有广阔的“对华纵深”。但如果从日本海或西太平洋来看,日本就成了典型的浅纵深国家,一旦敌方海空力量进入上述海域,就意味着日本列岛面临处处受敌的被动局面。  前几次中国军机远航日本人都看在眼里,因为如果中国轰炸机出宫古水道后折向西北,不远的前方就是日本的本州岛。以轰六搭载“长剑20”巡航导弹计算,整个日本本土都将在打击范围内。而中国战机两次进入日本海,不同飞行路线合在一起,恰恰是让日本最薄弱的两个战略方向暴露无遗。  面对这种局面,日本一直在勉力维持“人盯人”式跟踪拦截。以日本航空自卫队为例,其2015年至2016年3月对华紧急起飞次数已达571次,而这一数字在2009年仅为38次。  军机远航常态化
(大公报整理)  2017年1月9日  ●中国空军轰-6轰炸机、运-8预警机、运-9电战机首次穿越对马海峡赴日本海。  2016年12月10日  ●中国空军运-8侦察机、苏-30歼击机与轰-6轰炸机等经宫古海峡赴西太平洋训练。  2016年11月25日  ●中国空军轰-6轰炸机和情报收集机等同时飞越巴士海峡、宫古海峡赴西太平洋训练。  2016年9月25日  ●中国空军出动40多架各型战机成体系飞越宫古海峡,赴西太平洋训练。  2016年9月12日  ●中国空军轰-6K轰炸机、苏-30歼击机以及预警机、加油机等经巴士海峡赴西太平洋训练。  【时政透视】  解放军“肢解”岛链敲响警钟  文|葛冲  从北端的对马海峡,到东面的宫古海峡,再到南海九段线上的巴士海峡,中国海军编队和空中编队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和力度,连续跨越渤海、黄海、东海、南海、日本和西太平洋等大片海域,吸引了全球各大媒体的焦点。解放军到底要干什么?显然,海空编队如何大规模的演练,绝不是脑门一热就拉出来随便转转的,从实际效果来分析,中国海空军近期的连串行动,可谓是“一箭双鵰”。  十大八以来,中国军队狠抓战斗精神培育,向和平积弊开刀,武器装备信息化建设步伐不断加快,战斗力不断提升。一次次远程大规模实兵演练的背后,是军事力量发展水到渠成的结果,一次次高难度行动的最终目标,都是中国军队战斗力的提升。  另一方面,对于一连串精彩“亮剑”,解放军官方口径是例行训练。但明眼人都知道,演练何时公布、如何公布大有讲究。近期,美国特朗普频繁在南海和台湾问题上发难,日本防长“拜鬼”,韩国执迷不悟部署萨德,而台湾“台独”势力亦蠢蠢欲动,中国选择此时密集公布航母编队“肢解”第一岛链演兵南海,轰-6环台飞行、北上日本海,无疑在客观上亮出肌肉,敲响警钟,让那些胆敢挑衅中国国家安全的势力,看到中国军队敢战必胜的决心和能力。

  原标题:接连横穿第一岛链3海峡,中国军队想干啥?

摘要:
  今天下午,中国空军新闻发言人申进科大校表示,中国空军在本周内多次进行远海远洋训练,轰-6K等多型多架战机编队飞越了巴士海峡和宫古海峡,检验了海上实战能力。  记者注意到,7月2日,中国海军舰艇通过津轻海峡。7月13日,中国空军6架轰炸机当日飞越
…  今天下午,中国空军新闻发言人申进科大校表示,中国空军在本周内多次进行远海远洋训练,轰-6K等多型多架战机编队飞越了巴士海峡和宫古海峡,检验了海上实战能力。  记者注意到,7月2日,中国海军舰艇通过津轻海峡。7月13日,中国空军6架轰炸机当日飞越宫古海峡。加上此次披露的空军飞越巴士海峡,算下来,13天时间里,包括海军、空军在内的中国军队,一共横穿了第一岛链中的3个海峡。(轰-6K战机13日进行远洋训练)  歼击机、轰炸机、军舰均出动  今天下午,中国空军官方微博“空军发布”发布消息:中国空军新闻发言人申进科大校表示,中国空军在本周内多次进行远海远洋训练,轰-6K等多型多架战机编队飞越了巴士海峡和宫古海峡,检验了海上实战能力。  发言人介绍,本周内,中国空军歼击机、轰炸机、预警机等多型多架战机,从多个机场起飞进行常态化远海远洋训练,编队飞越了巴士海峡和宫古海峡,达成了既定训练目的,提升了海上远程作战能力。这是空军年度训练计划内的例行性安排,符合相关国际法和国际实践,不针对任何特定国家、地区和目标。  申进科大校表示,空军是战略性军种,战略能力要与国家利益相适应。空军近年来通过远海远洋训练不断提升实战能力,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维护国家空天安全和发展利益。  申进科大校还表示,依照相关国际法和国际实践,空军航空兵将继续组织常态化、成体系远海远洋训练,进一步锻炼和拓展海上作战能力。(2015年5月首次飞越宫古海峡)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1天前,也就是7月14日,国防部新闻发言人任国强证实,中国空军6架轰炸机于7月13日飞越宫古海峡,并表示此次远海训练是一次例行性训练。  中国军机在宫古海峡空域的有关飞行活动合法正当,中国军队今后将根据形势任务的需要,继续组织类似远海训练。有关方面不必大惊小怪、过度解读,习惯就好。  就在7月3日,国防部证实了另一条消息:中国海军舰艇于7月2日通过津轻海峡进入日本领海。  新闻局表示,津轻海峡属于非领海海峡,所有国家船舶包括军用舰艇均享有正常通过的权利。中方军舰相关活动符合国际法,日方的指责和人为炒作是别有用心的。  看法新闻记者梳理发现,津轻海峡、宫古海峡、巴士海峡均为第一岛链的一部分。换句话说,自7月2日至今不到半个月时间里,包括海军、空军在内的中国军队3次穿越第一岛链。  3个海峡均属于国际水道  据海军军事学术研究所研究员张军社介绍,所谓的第一岛链是上世纪50年代冷战时期美国提出的概念,北起日本,经冲绳群岛、中国台湾、菲律宾,直至南海南部,目的是把中国和苏联军力围困在第一岛链内。  而上述津轻海峡、宫古海峡、巴士海峡,正是其中的一部分。  根据央视国际的介绍,津轻海峡位于日本北海道与本州岛之间,东连太平洋,西濒日本海,是日本海到太平洋的主要通道之一,也是日本列岛重要的海上门户之一。交通和战略地位都十分重要。  这个海峡东西长约130公里;进出口狭窄,中部宽阔。航道一般水深为200米,最深处为521米。南岸陆奥湾内有大凑和青森军港,附近则有三泽空军基地。值得注意的是,津轻海峡虽然位于日本两岛之间,但它属于非领海海峡,所有国家船舶包括军用舰艇均享有正常通过,而不需要提前知会日本方面。  至于宫古海峡,它是琉球群岛的主岛冲绳岛和宫古岛之间的一条海上航道,中国的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都在这个海峡的附近。宫古海峡属国际水道,舰艇、飞机拥有航行、飞越的自由。从地理位置上来看,宫古海峡是我们进出西太平洋训练的一条理想的国际水道。  巴士海峡位于中国台湾岛和菲律宾吕宋岛之间,是太平洋和南海的天然分界线。  看法新闻记者发现,这3个海峡均属于国际海峡或者国际水道。依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所有国家在该海域享有航行和飞行自由。  日方跟踪监视?我们不在乎  看法新闻记者发现,近年我战机至少6次飞越宫古海峡,每次穿都会引发关注。  “空军发布”称,尽管依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所有国家在该海域享有航行和飞行自由,但中国海军和空军舰机每次经过宫古海峡,都会引发日本自卫队高度关注,并无一例外地出动舰机进行所谓的“跟踪和监视”,并公布中方舰机照片。(辽宁舰航母编队)  去年11月我空军军机首次同时飞跃巴士海峡和宫古海峡。有媒体称,这表明中国空军已拥有在东海和南海同时作战的能力。对此,时任新闻发言人的杨宇军表示:今后我们还将继续组织此类训练。  同样在国防部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在记者提问:在辽宁舰经过宫古海峡时,日方对辽宁舰进行了密切跟踪监视。请问您觉得这样做有必要吗?  杨宇军称,只要不违反相关法律,不妨碍航行安全和自由,我们也不在乎。

台媒称解放军军机绕台 飞行员喊话:我是中国空军

美高梅注册网址 1轰-六K型轰炸机。(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李洪鹏编辑岳三猛)今天下午,中国空军新闻发言人申进科大校表示,中国空军在本周内多次进行远海远洋训练,轰-6K等多型多架战机编队飞越了巴士海峡和宫古海峡,检验了海上实战能力。

美高梅注册网址 2

  海外网11月19日电 有台媒报道指出,解放军今天(19日)派6架战机跨越第一岛链进行远海训练活动,对此,日本立即派出战机起飞进行所谓“监控”。

  看法新闻记者注意到,7月2日,中国海军舰艇通过津轻海峡。7月13日,中国空军6架轰炸机当日飞越宫古海峡。加上此次披露的空军飞越巴士海峡,算下来,13天时间里,包括海军、空军在内的中国军队,一共横穿了第一岛链中的3个海峡。

台防务部门公布的运8图。

  据台湾亲绿媒体消息,日本防卫省统合幕僚监部19日晚间公布,今天(19日)有6架解放军军机(包括4架轰-六K型轰炸机、1架运-8电子侦察机、1架图-154侦察机),由东海穿越宫古海峡,跨越第一岛链进行远海训练活动。有台媒指出,对于解放军军机进行远海训练活动,日本自卫队立即派出战机起飞进行所谓“监控”。

美高梅注册网址 3(轰-6K战机13日进行远洋训练)

海外网11月24日电
台媒称,解放军空军继22日派出由战斗机、轰炸机、加油机、电战机所组成的混合阵容、飞出巴士海峡进行远海长航训练后,23日进行更大规模的演训,穿越宫古海峡与巴士海峡飞往西太平洋。其中一架运8电战机,由巴士海峡飞出,宫古海峡飞回,逆时针绕台一圈。

  对于解放军军机进行远海训练活动,日本也不是第一次紧张了。据海外网早前报道,8月24日,日本防卫省统合幕僚监部表示,解放军6架“轰-6”战机从台湾地区东北方向东南方向飞行,飞越宫古海峡后,再沿冲绳东南方往东北方飞行,直至纪伊半岛海面上再依原航线返回。日本防卫省表示,这是解放军军机首次飞行这条航线。对此,日本航空自卫队战机“紧急起飞”。

  歼击机、轰炸机、军舰均出动

台媒称解放军军机逆时针绕台一圈

  对于解放军军机穿越宫古海峡,国防部新闻事务局曾表示,西太平洋相关海域是各国都享有航行自由权利的区域,中方今后还将继续在西太平洋海域开展远海训练,希望有关国家尊重中国海军舰机依国际法享有的海上航行和飞越自由。

http://www.longchang888.comhttp://www.haso3d.com ,  今天下午,中国空军官方微博“空军发布”发布消息:中国空军新闻发言人申进科大校表示,中国空军在本周内多次进行远海远洋训练,轰-6K等多型多架战机编队飞越了巴士海峡和宫古海峡,检验了海上实战能力。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台防务部门23日傍晚发布新闻稿称,包括轰6在内的多种型号解放军军机多架次,继续进行远海长航训练。部分机种经巴士海峡飞往西太平洋后,沿原航路飞返驻地;另有一架运8型电战机,经巴士海峡转往东北飞行,穿越宫古海峡后飞返驻地。

http://www.wj-pethome.com ,  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任国强曾表示,中国军机在宫古海峡空域的有关飞行活动合法正当,中国军队今后将根据形势任务的需要,继续组织类似远海训练。有关方面不必大惊小怪、过度解读,习惯就好。

  发言人介绍,本周内,中国空军歼击机、轰炸机、预警机等多型多架战机,从多个机场起飞进行常态化远海远洋训练,编队飞越了巴士海峡和宫古海峡,达成了既定训练目的,提升了海上远程作战能力。这是空军年度训练计划内的例行性安排,符合相关国际法和国际实践,不针对任何特定国家、地区和目标。

台防务部门称,台军“全程依规定派遣机、舰监侦与应处,没有特殊状况。”

  中国空军新闻发言人申进科也曾回应称,中国空军多次进行远海远洋训练,轰-6K等多型多架战机编队飞越了巴士海峡和宫古海峡,检验了海上实战能力。中国空军开展远海远洋训练以来,应对和处置了各种干扰阻挠,不管遇到什么阻挠,我们还要一如既往;不管谁来跟着伴飞,我们还要常飞多飞。因为我们的远海远洋训练,符合相关国际法和国际实践,合法、合理、合情。(综编/海外网
张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