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共和国,位于非洲东北部,红海沿岸,撒哈拉沙漠东端。苏丹是非洲国土面积第3大国,首都在喀土穆。该国以农牧业为主,曾被联合国宣布是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

图片 1

《帝国文明》——第二代网页游戏巅峰之作!

第1天
2014-02-21

蜿蜒的尼罗河是埃及的灵魂,千万年来,披着神秘的面纱,一路由南向北狂奔,在苍凉荒芜的沙漠里,成就了一片优美温润的土地,孕育出了灿烂的文明和奇迹——古代埃及。

驴友印象
  对全球旅游者来说,苏丹这个国家本来显得十分神秘,这个国家有着数量堪比埃及的历史遗迹金字塔。

图文|北石

埃及最早的文明就发源于尼罗河畔,尼罗河穿越岁月而流淌,尼罗河儿女继承者先辈的信仰,一代又一代。在公元前3200年埃及出现统一奴隶制国家之后,曾多次遭受外来入侵,为波斯人、罗马人、希腊人、阿拉伯人、土耳其人所征服,19世纪末,埃及被英军占领,成为英国的“保护国”。但信仰驱动着人民的抗争,在追求自由的道路上,埃及和其他国家一样,都是以战士的鲜血为代价,以不屈不挠为脊梁。同时埃及有着悠久的历史,这一点从《帝国文明》中埃及的城堡可窥见一斑。

尼罗河

来埃及之前,我们查阅了有关资料,尼罗河游被称之为经典中的经典。甚至有人说,到埃及,不乘船游尼罗河,将是最大的遗憾。

  来到苏丹,更多能见到的是一个个漫不经心却能让人思绪万千的小场景——这里有广袤的星空,交汇的尼罗河,烂漫的戈壁和一个个宁静的小村庄,人们过着非常简单的生活,但与当地人接触时,能强烈地感受到他们的乐观精神。

“明天走可以吗?再住一晚吧。”眼前这位24岁的苏丹警察朋友一次次的挽留,让我内心充满着温暖和心疼。温暖是因为自从来到苏丹后就一直在遇到很多热情好客的当地人,而心疼是这群善良的人们生活的这片土地如今仍旧如此贫瘠荒芜。

图片 2

尼罗河是由卡盖拉河、白尼罗河、青尼罗河三条河流汇流而成(青尼罗河发源于埃塞俄比亚高原,白尼罗河发源于布隆迪高地是尼罗河的主要补给二者在喀土穆汇合)。尼罗河最下游分成许多汊河流注入地中海,这些汊河流都流在三角洲平原上。三角洲面积约24000k㎡,地势平坦,河渠交织,是古埃及文化的摇篮,也是现代埃及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尼罗河下游谷地河三角洲则是人类文明的最早发源地之一,古埃及诞生在此。至今,埃及仍有96%的人口和绝大部分工农业生产集中在这里。因此,尼罗河被视为埃及的生命线。几千年来,尼罗河每年6-10月定期泛滥。8月份河水上涨最高时,淹没了河岸两旁的大片田野,之后人们纷纷迁往高处暂住。十月以后,洪水消退,带来了尼罗河丰沛的土壤。在这些肥沃的土壤上,人们栽培了棉花小麦水稻椰枣等农作物。在干旱的沙漠地区上形成了一条“绿色走廊”。埃及流传着“埃及就是尼罗河,尼罗河就是埃及的母亲”等谚语。尼罗河确实是埃及人民的生命源泉,她为沿岸人民积聚了大量的财富、缔造了古埃及文明。6700多公里尼罗河创造了金字塔,创造了古埃及,创造了人类的奇迹。

从 6000 年前在孟菲斯建起第一个王朝起,到公元前 332 年,古埃及经历了 31
个王朝。如此漫长的文明史,其主要遗迹都展现在尼罗河的两岸。当泛舟在尼罗河时,你会被眼前所见的一切所震撼:巍峨的金字塔、神秘的狮身人面相、一个又一个壮观的神庙、巨大的石像、肃穆的清真寺、湮灭的人类奇迹
…… 这一切的一切,无不向人们昭示着一段又一段传奇。

动人风景
  从地图上看,苏丹有美丽的红海在它的东侧,神奇的撒哈拉沙漠在它的西边,世界第一长河尼罗河的两条分支青尼罗河和白尼罗河在苏丹首都喀土穆汇合后一路向北流去。在首都喀土穆,有一个奇景,就是青、白尼罗河交汇在这里,汇成尼罗河后往北流入埃及。这青尼罗河发源于埃塞俄比亚塔纳湖,白尼罗河则发源于乌干达的维多利亚湖,由于两河上游水情以及流经地区的地质构造不同,两条河水一条呈青色,一条呈白色,汇合时泾渭分明,水色不相混,就这么平行奔流,所以成为喀土穆的一大景观。
 

这就是苏丹,一个从进来到离开都让你内心复杂的国度。图片 3

城市之母——开罗

图片 4

12 月 21
日,我们乘坐豪华的游轮,沿着芊草绵长、椰风清影的尼罗河,开始了三天的尼罗河之游。

  在苏丹,没有高楼大厦,更多的是一间间简陋单一的小平房,会见到简单的生活场景——路的两旁有骆驼、骏马、驴子、雄鹰、鸡鸭,人们在河水里捕鱼,在荒漠中放羊,在道路边闲坐……更特别的是,每到一处却会发现,很多房间会向在当地看来有些“稀奇”的旅行者敞开着。在苏丹,还能很轻易地找到“沙发主”,他会带着你穿越城市的大街小巷,邀请你吃当地食物却死活不让你掏钱,当你离开后会一个又一个电话前来问候。

迷雾之下

埃及首都,横跨尼罗河,气魄雄伟,风貌壮观,是整个中东地区的政治、经济和商业中心,是埃及和阿拉伯世界最大的城市,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之一。古埃及人称开罗为“城市之母”,阿拉伯人把开罗叫做“卡海勒”,意为征服者或胜利者。开罗因地处欧亚非三洲的交通枢纽,漫步街头,可见各种肤色的人。本地人,宽袍大袖、俨然古风。在某些街区,偶尔还可见到骑着毛驴放牧的村姑,未免新奇。这也许是旧开罗的缩影或古开罗的残迹,但无伤大雅,历史的车轮,仍带着这座名城,向着更现代化的道路前进。

尼罗河

图片 5(图2-我们乘坐的游轮航行在宽阔的尼罗河上)

  这就是苏丹,一个散发着光芒的国家。

苏丹,这个曾经因“达尔富尔”问题引起更多中国人关注的国家,位于非洲的东北部。从地图上看,美丽的红海在它的东侧,神奇的撒哈拉沙漠在它的西边,世界第一长河尼罗河的两条分支青尼罗河和白尼罗河在苏丹首都喀土穆汇合后一路向北流去。

图片 6

图片 7

导游刘欢介绍,尼罗河是世界上唯一的自南向北流淌的大河,全长 6670
公里。我们通常所说的尼罗河,是指以苏丹首都喀土穆北部的第六瀑布为起点,到尼罗河入海口之间的部分。再往上游,是大河神秘的源头:青尼罗河与白尼罗河。

黄沙之中,还有传奇金字塔
  真正有机会来到苏丹的旅行者,会发现苏丹有值得去看一看的历史遗迹。是的,他们还有金字塔,这是一片能够证明其曾经闪耀历史的古老遗迹。

然而,坐拥大海、沙漠、河流的苏丹却并不如这自然风光般美丽,它曾被联合国宣布为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又因接连的战乱甚至被失败国家指数列为“世界上最不安定的国家”。

云中之城——阿斯马拉

尼罗河

白尼罗河是尼罗河最长的支流。它发源于海拔 2621
米的热带中非山区,维多利亚湖 ( 世界第二大淡水湖 )
、基奥加湖、艾伯特湖所构成的庞大湖区养育并丰盈了她。她穿越乌干达黑黢黢的丛林,跃下穆其森瀑布那高高的山岩,进入苏丹炎热干燥的不毛之地。

  这片颇富传奇色彩的金字塔位于距离首都喀土穆往北大概300~400公里的地方,这里有一片沙漠地带,就在这一片黄沙之间,矗立着一片金字塔,埋葬着曾经鼎盛一时的库施王朝的法老们。据说,这是一段令苏丹人相当自豪的历史。公元前1000年,随着埃及王国的衰败,位于尼罗河中部的苏丹王库施于公元前712至657年统一了上下尼罗河流域,建立了强大的库施王国。库施立国后22年,征服了埃及,定都孟斐斯,在编年史上称为埃及第25代王朝。这个时候,苏丹和埃及同为库施帝国。而就在这1000多年的历史中,沿着尼罗河,在现今苏丹境内的麦洛维附近就出现了苏丹小金字塔文化,见证了库施王朝那段辉煌的历史。
 

苏丹曾经是非洲面积最大的国家,但因历史、宗教、种族等原因,北部和南部展开了长达20多年的内战,2011年7月,世界上最新的国家南苏丹共和国正式成立,这标示着原来的苏丹被彻底一分为二。

阿斯马拉位于东非高原最北端,有“云中之城”之誉,有“云中之城”之誉,它的东北角即是云遮雾罩的断崖,雄鹰展翅也不容易飞上来。如今的阿斯马拉是厄立特里亚首都。既远离海平面,也远离繁华和喧嚣,在尘世之外默默坚守自己的朴素和简单,但是,在许多旅行家眼中,它却是非洲最美丽、最干净和最安全的城市之一,是令人身心愉悦的和谐之城。

图片 8

青尼罗河源出于海拔 2000
米的“非洲屋脊”——埃赛俄比亚高原,流经非洲最高的湖泊——迷人的塔纳湖后,突然飞流直下三千尺,在雷霆般的轰鸣声中塑造了非洲第二大瀑布——梯赛斯特瀑布,最后冲出山谷,闯进苏丹南部平原。青尼罗河每年有
4 个月如脱缰的野马般纵情奔流,提供了尼罗河全部水量的 6/7
,携带了尼罗河泛滥时所沉积的肥沃泥沙。

  和埃及金字塔比起来,苏丹的金字塔更加神秘,它的数量甚至堪比埃及!目前遗存下来的苏丹金字塔有220多座,最大的有二三十米高,塔与塔之间相距很近,有的塔基几乎相连,但它们的形状和埃及金字塔不一样,塔身陡直,塔基突出部分有一座拱门,里面有一条通道,神秘悠远。

图片 9

图片 10

尼罗河

尼罗河在埃及境内长达 1350 公里,灌溉着 240
万公顷的土地。我们坐在船上,看着两岸绿油油的麦田和棉田、齐刷刷的柑橘林和香蕉林、青纱帐似的甘蔗田和玉米地……以及往外不远的、时时威胁着良田的沙丘和荒山,对刘欢讲的“尼罗河就意味着生命”有了切身的感受。仅占国土面积
3 %的尼罗河谷和三角洲里,生活着 96 %的埃及人!

  站在这大漠里,远远望去这一片荒芜的金字塔,真心会感叹起历史的久远和脆弱。

失去了坐拥大量自然资源的南部,外加上长年累月的战乱以及尚未完全解决的西部区域“达尔富尔”问题,如今的苏丹,仍旧是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之一。行走于此,尘土飞扬笼罩在首都喀土穆,破烂不堪的马路穿梭在一个又一个乡村,一条条床单裹住一个个沉睡在街头小巷的人们。

大象之鼻——喀土穆

图片 11

在修建阿斯旺大坝以前,尼罗河畔的土地据说是世界上最肥沃的,这要归功于尼罗河年年岁岁有规律的泛滥。每年
8
月,明亮的天狼星在黎明前出现于地平线时,尼罗河便开始泛滥了。汹涌的河水漫过河床,洗去土壤的盐分,并把从上游带来的大量矿物质和有机质沉积在两岸的田野里,给埃及的耕地广施上一层天然的细肥,使埃及成为“地中海沿岸的粮仓”。
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曾说,古埃及人只需在潮湿、肥沃的土地上撒下种子,然后就可以在家里静待来年收获季节的到来。这肥沃的土地是埃及人的生命保障,也是支撑埃及文明的基石。

民风淳朴,快乐并友善
  在苏丹行走的日子里,作为一个旅者,很多时候看到的风景已经不再重要,因为苏丹人善良淳朴的民风总是让人感动不已。在苏丹,大街小巷的人们都展示着一张张微笑的脸。当你从他们身旁走过,就会有人会用中文“你好”来给你打招呼,或者有的人干脆用当地语向你问好。小孩们会时不时围着你转然后笑着露出洁白的牙齿,老人们会大声高呼“china”,警察会帮你拦车,路边歇着会有人给你送来饼干……在这里,能够轻易地感受到他们的快乐与友善。
 

贫穷的现状更造就了苏丹较为贫乏的旅游资源,几乎很少有人专程到苏丹来旅行。的确,红海沿岸没有埃及部分漂亮,撒哈拉沙漠没有埃及部分传奇,穿行而过的尼罗河更没有像在埃及那样带给这片土地希望与守候。

现在的喀土穆是非洲面积最大的国家苏丹的首都,因青、白尼罗河在喀土穆交汇向北流去,颇似大象鼻子,所以喀土穆意为“大象的鼻子”。喀土穆历史悠久,最初是一个小渔村。值得一提的是恩图曼是喀土穆主要平民生活区,几大自由市场均在恩图曼,市场具浓郁的阿拉伯风情,象牙、黑木、鳄鱼皮等民间工艺品体现了苏丹的民族艺术特色。在《帝国文明》里,在埃及进行贸易喀土穆是必经之地。

尼罗河

图片 12(图8-尼罗河畔的埃森纳市)

特别推荐:
  苏丹意大利旅游有限公司(Italian
Tourism Co. –
Sudan)是苏丹规模最大的目的地管理公司,专注于提供苏丹地区的高品质旅游服务,并自营两家酒店和营地。

那苏丹还有什么?或许,他们还有金字塔,还有一片能够证明曾经闪耀历史的古老遗迹。在距离首都喀土穆往北大概300-400公里位置,有一片沙漠地带掩埋着古老辉煌的历史,这里矗立着一片金字塔,埋葬着曾经鼎盛一时的库施王朝的法老们。图片 13图片 14

第二代网页游戏巅峰之作!

图片 15

可是,哺育了埃及的尼罗河又绝非一条驯顺的河流,她的流量会出现巨大的起伏。当水位涨到
16 “肘尺”( cubit
,古代的长度单位,约为前臂的长度)时,丰饶的一年便已注定。可是如若水位涨不到那个高度,远离河岸的土地和高地便无法得到浇灌和“施肥”,人们就将面临一年的干旱与饥馑;如若水位超过了
18
“肘尺”,大地就会变成水乡泽国,疫病流行。于是,有作为的法老或近代国家领导人把大规模的治水作为了头等大事。

图片 16

《帝国文明》官方网站:

尼罗河

在尼罗河上,我们看到了横跨河面的埃森纳水坝。这是仅次于阿斯旺的水坝。实际上,这是由两道水坝组成的工程,每道水坝都有船闸。至于为什么要建两道坝,我一直没看明白。

这或许是一段令苏丹人自豪的历史。公元前1000年,随着埃及王国的衰败,位于尼罗河中部的苏丹王库施于公元前712至657年统一了上下尼罗河流域,建立了强大的库施王国。

图片 17

图片 18(图10-第二道水坝的船闸)

库施立国后22年,征服了埃及,定都孟斐斯,在编年史上称为埃及第25代王朝。这个时候,苏丹和埃及同为库施帝国,应该说这段历史在苏丹历史上最为辉煌。公元前661年,那帕塔王不得已放弃埃及,顺尼罗河向上游迁都。公元前590年,再次为躲避来自下游方向的侵扰,迁都至麦洛维,直至公元350年因内讧,终被他国所灭。在这段1000多年的历史中,沿着尼罗河,在现今苏丹境内的麦洛维附近呈现出的就是苏丹小金字塔文化,这里也成为苏丹古王朝库施的那帕塔文化(公元前900年至公元前270年)和麦洛维文化(公元前270年至公元350年)的历史见证。图片 19

尼罗河

沿尼罗河顺流而下,埃及人的肤色由深变浅,由南方的努比亚人,逐渐过渡到北部的阿拉伯人。岸边的清真寺里传出了阿拉伯人的祈祷声,使我突发感慨:

然而,有些辉煌,在历史的风沙中早就烟消云散,如今的苏丹,在一片迷雾的笼罩下,举步维艰,何去何从。

门票:免费开放时间:全天建议游玩时间:1小时

“尼罗河,你可知道,你的儿子——正宗的埃及人其实已经看不到了,古老的埃及已经亡国了,古埃及的宗教、文化、语言已经面目全非。今天的埃及人主要是阿拉伯世界来的移民而已,和古老的法老王、狮身人面像一点亲属关系都没有。”

相关文章